【三国bb录2刘府风云】【作者:苦竹琴音】   另类小说 
字数:132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平原有女

  东汉末年,朝廷动荡,内有宦官大臣兴风作浪,外有诸侯蛮夷虎视眈眈,各地战火不断,常常弄得民不聊生,生灵涂炭。俗话说乱世出英雄,在动荡的局势下,各地英雄能人辈出,很快,便涌现出了曹操,刘备,孙坚袁绍这些大能出来,他们招兵买马,雄踞一方,以兴复汉室为己任,时常南征北战,剿灭不臣,东汉在这风雨飘摇的乱世中还能屹立几十年不倒这几位大能在其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曹操,孙坚他们的作为惹得许多胸有大志之人纷纷效仿,于是就出现了诸侯辈出,群雄割据的局面来。

  谁说女子不如男,只因时机还未到。这天下已经不完全是男人当家做主的时代,作为黎明百姓的另半边天,女子在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她们往往不在正面战场上显山露水,却常常活跃在幕后的硝烟战火之中。

  平原县是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小县,由于这里离张燕的黑山军很近,因此也是防御重地,当时刘备在这里当县令,倒是能够将这里治理的相安无事。可是好景不长,张燕麾下大将孙轻,经常在各地劫掠百姓,往往等到官军过去,却又不知所踪,这令刘备很是头疼。

  这一日,恰逢孙轻劫掠到平原县中,刘备忙和关张前去查看,却见一头戴貂帽的黑汉正淫笑着骑在一年轻女子身上上下频动,旁边一众贼从在那里互相喝彩。张飞见了,爆吼一声,冲上前去,三下五除二的将这群贼人赶跑,还擒了一人,丢于刘备面前。这时孙轻也发觉不对停了下来,却见张飞一人一骑杀将过来,孙轻作为黑山贼自然也是狠角色,当下接战起来。

  二人斗了十余合,孙轻全面落入下风,很快便套路全乱,张飞乘虚而入的将他擒了丢于刘备面前,刘备唤军士将二人绑了。这时才上前查看起方才被欺辱的那名女子。但见粉面上一点朱唇,神色间欲语还羞。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处有幽兰之姿。

  虽然适才被凌辱但此刻丝毫看不出有受过什么委屈,反倒是落落大方。刘备见了大奇,谓身旁关公道:「不想此间竟有此奇女子也,当真是令我等刮目相看。」关公手抚长髯,点头应是。张飞却在旁道:「大哥,二歌,你们稍坐,看我去将这两个狼心狗肺的贼人杀了。」

  这时,这名女子开口了,但见声音如同天仙,仿似琴弦:「壮士,不知小女子可否自己来报仇呢。」

  「这……」张飞为难了。不过刘备却在旁道:「翼德,让她去。」

  「大哥,可这女子体态纤瘦,想无缚鸡之力,又无寸铁,安得伤其分毫?」张飞疑惑道。

  「无妨,适才得几位壮士相救小女子已是感激不尽,如此小事便无须代劳了,烦请几位在旁稍坐片刻。」这女子说完,便轻移莲步,轻飘飘来到被绑缚于地不停挣扎的孙轻身旁,面色如常,似是成竹在胸。

  「几位军爷,请帮我将地下这人的手脚按住,双腿分开。」这位女子道。
  刘备几人有些奇怪她为什么要这样要求,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并且大开了眼界。众军士一人一肢的将孙轻按住。孙轻在地下一边挣扎一边叫唤:「你们要干什么?我不是贼子,我是良民!」

  「良民?」这女子嘴角翘起了个优美的弧度:「适才你欲对我行苟且之事,恐怕未必是良民吧。」

  孙轻见是方才的那婆娘,顿时心下大定:「你如何诬陷于我……嗷!」
  话未必,孙轻却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看得刘关张三人也皱眉不止,身上某些部位一阵恶寒。原来,这女子趁着孙轻说话之际突然发难,狠狠的朝他双腿之间踢了一脚,由于孙轻被众军士制住,双腿大分,于是这看似没什么威力的一脚便直接命中了裆部中心,只见这名女子的绣花布鞋的背上弓起了一个几位柔美的弧度来,碰在孙轻胯下竟然陷下去了一截。孙轻在地上哀叫不止,色厉内荏的道:「你,你竟敢踢我卵,哎呦——」

  说话间,裆部要害又中一脚。接下来女子的柔美玉足仿佛化作了一柄神兵利器,踢,踹,碾,蹂,各种方式凌虐着孙轻脆弱的胯下之卵,每一脚出击都能让孙轻这彪形大汉痛苦不堪,着实诡异。

  那边刘备三人早已经看呆了,纷纷感叹:「我兄弟三人戎马日久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折磨人方式。」

  孙轻被女子的娇俏嫩足弄得苦不堪言,在地上哀嚎不止,浑身气力尽失,只能软塌塌的卧于地上,任凭摆布了。最后这女子竟让让军士将孙轻放平于地,照着两腿中间的鼠蹊处便踩了上去,然后竟然另一只脚也踩上去,这样她整个人竟然就站在了孙轻身上,严格来说是站在孙轻的裆部上面。只见地上的孙轻浑身一挺,之后刘备三人都听到某处传来了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蛋碎的声音,然后孙轻就彻底地不再动弹了。

  那名女子从孙轻的裆部下来,又照着狠踢了几脚,没有反应,就面色如常的来到刘关张三人面前,略微鞠躬:「小女子甘倩,再次感谢三位壮士相救。」便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去,只剩的刘关张三人还有一众军士在那里面面相觑。后来,我们就知道甘倩最终嫁与了刘备为妻。

              第二章徐州糜家

  徐州在东汉时期一直就是人杰地灵,物资丰足之地,这里也是少有的官宦世家集居之地。当时就有东海糜家,徐州陈家和曹家这三大世家,皆为全国数的上的世家大族,这其中又以糜家为最。却说这糜家家主原是东海一商贾,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当地宦官,从此飞黄腾达,一发不可收拾。可到了后来家主年迈退隐,几个后代却都不是经商的料子。老大糜竺从文,四海之内皆有他的文友,老二糜芳却是个老实人,跟着大哥耳濡目染之下也粗通文识,又喜习枪弄棒,弄得高不成低不就。倒是小妹糜贞是个活泼好动的女娃,可一来她身为女子,行动多有不便,二来年纪幼小,还未到时候,因此只是和着一般徐州的官家小姐们玩在一起。

  糜竺和糜芳从小就对自己这个妹妹疼爱有加,有什么都让着她,这也就造成了糜贞从小调皮捣蛋的性格。直到此时已年满十六,成大姑娘了,也未改之前的秉性。不过糜家小姐对自己的两个哥哥可就不想他们对她那般了。时常与之作对,这也让二人无可奈何。

  这天,糜贞找到自己的二哥糜芳,说她这两天和姐妹们在街上遇到了一伙打劫的流氓,见她们貌美,便愈行不轨。糜芳听了立马慌了,忙上上下下审视了一番,见糜贞衣裳完好,面色如常,不像是被侵犯的样子,便感到奇怪问怎么回事。糜贞却道:「这伙流氓都让我们姐妹打跑啦,我一个人就赶走两个呢。」糜芳听了不信,自己这妹妹手无缚鸡之力又是女子,怎么能打得过流氓劫匪呢?糜贞却是狡黠的一笑,便道:「你扮劫匪,来劫持我,便知晓啦。」

  糜芳轻而易举的将糜贞从身后抱住,便向墙角边奔去,糜贞一时之间惊慌失措的娇呼起来,她死命挣扎,却不是糜芳对手,便气呼呼的道:「哥哥,放开我!我生气了奥。」说着突然间脑袋往上顶去,碰的一声正中糜芳下巴。「哎呦」糜芳痛呼一声便放开了糜贞。可是糜贞却顺势往糜芳身上靠去,在他还没有任何反应之前迅速贴近了他,糜芳觉得眼前一阵异样的香风袭来,下一刻他就觉得自己的要害部位一痛。原来是糜贞趁着糜芳不备,一只纤纤玉手早已顺着他大张的双腿间掏了裆,隔着裤子握住了糜芳的下身要害。

  「我的好哥哥,你信不信我只要轻轻一使劲你就会痛的叫出来?」糜贞睁着她那对如水般的眼睛,望着糜芳笑道。

  糜芳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他自然知晓下体被捏住了会如何,不过他却不愿意在妹妹面前服软,一声不吭。糜贞嘻嘻笑着,手上却是加重了力道。糜芳顿时痛的双腿打颤,几乎要跪倒在地。「哥哥,别再撑了,认输吧。」

  「嗷嗷!别捏了,我错了!」糜芳终于痛叫出声。

  糜贞自然不想真的把糜芳怎么样,也就放开了他。糜芳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就咬着牙站起来,狠狠朝糜贞扑过去,重新抱住了她,并牢牢的抓着她的双手,让其无法动弹,然后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看你这回如何逃脱。」

  糜贞也有点愤怒了,我能让你痛一次然道还不能有第二次?只见她娇喝一声,一膝盖顶进了糜芳的两腿之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闷响。

  「啊啊啊!!!」糜芳大声惨叫着跌倒在地,一边狼狈的在地上打滚一边不停的抚弄着受创的下体。可是糜贞这回没有丝毫留情,她跑上去对着糜芳的下体又是一脚踢上去,噗哧一声足尖狠狠的钻进了脆弱的裤裆中央。

  「嗷嗷嗷嗷嗷!!!」糜芳冷不防又中致命一击,但他却不敢反抗,因为糜贞的一只嫩足正死死的踩在他的两颗卵上呢。

  糜贞不停的用脚趾头拨弄着糜芳脆弱的下体,笑道:「哥哥有点逊哦。」糜芳却是不敢答话,只是躺在地上装死。

  好在这时候,恰逢糜竺外出归来,糜贞这才意犹未尽的在糜芳的两腿之间狠狠碾了几下,就放开了他。

             第三章糜竺的疙瘩

  却说糜芳在小妹那里吃了大亏,闷闷不乐的,第二天就找到云游归家的大哥糜竺,诉说起来,当真是声泪俱下。糜竺也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小妹啥时候变得如此彪悍了?不过话虽如此,糜竺也深知自己小妹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当下也不敢发作,只等有空找她好好说道说道了。

  糜竺选了一个月圆之夜,借着独自徒步到后花园赏月之机,径直潜入糜贞的闺房之中。糜贞恰在房中,还带着一个丫鬟。正款款坐于梳台之上,二女一边唠嗑一边卸妆,突然听得房门作响吃了一惊,定睛一瞧原是糜竺,这才松了口气,糜贞撅起小嘴,道:「哥,你进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快出去,人家还有事。」
  「哦」糜竺应了一声,正待出去,忽然觉得不对,自己是专程过来教育她的,怎么反被她给摆了一道?于是他咳嗽了两声,故意装作严厉古板状,道:「小妹啊,最近大哥不在,你在家里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有啊。人家可是很乖的。」

  「是吗?可是我了解到的情况怎么是你把二哥打了一顿啊。」

  「没有啦,那是我们闹着玩的。」

  「可是他这两天怎么一直说他那里痛啊。」糜竺指着自己的下体说道。
  「啊,是吗?」糜贞故作不知。

  「你啊,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二哥呢?知不知道男人那里是不能碰的?你这样子以后怎么出嫁……」糜竺摇头晃脑的就开始了长篇大论起来。

  「停!打住!」糜贞立刻尖叫起来,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大哥的喋喋不休。糜竺却进入了状态,一口气说了一通之后只觉得身上一冷,然后就见一双会杀人的大眼睛狠狠瞪着自己,似乎要把自己吃掉似的。

  糜贞瞪了糜竺一会儿,忽然娇笑道:「大哥,难道你想体会一下二哥的感觉吗?」

  「嗯?」糜竺一愣。他虽然看过糜芳那副疼痛的模样,但看眼前的小妹生得纤细水灵,笑靥如花,他是有些不敢相信糜芳怎么会被整成这副模样,当下便点了点头。

  糜贞缓缓站立起来,缓缓朝糜竺走过去,糜竺双手负于背后,看着小妹接下来什么动作。只听糜贞嘿的一声娇喝,粉嫩的大腿弹体而出,噗哧一声陷进了糜竺毫无防备的两腿之间。

  糜竺淡定的脸上在下一刻就变了色,他觉得腹中仿佛被仓鼠噬咬了一般,剧痛难忍,很快就嗷的一声弯下腰去,两手死死的握住自己下身,却握住了一只纤细的秀足。

  糜贞足尖在大哥的裆部摸索了一番了之后,感触到了两个又软又圆水袋般的物体,狠狠的戳了进去。

  「嗷嗷嗷!!!」糜竺脸色大变,哀嚎着倒地翻滚不止。糜贞固然神色不变,她身边的秀丽丫鬟何曾见过大少爷如此模样?当下捂嘴娇笑不止。

  糜竺总算知道了二弟为什么会这么痛了,不过此时他也是敢怒而不敢言,看着自己妹妹的眼神都带着恐惧深怕她一个不高兴不自己给废了。

  糜贞当然不会真的废掉糜竺,只是略施惩戒而已。她来到糜竺身边,轻轻用脚底触碰着糜竺的下身,道:「大哥,你比二哥还不如哦,我刚刚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呢。」

  糜竺脑海中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过此时他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哀求的看着妹妹恳求她放过自己。

  糜贞最后也没有为难糜竺,只是稍稍用力的碾了一下,让糜竺继续在地上打滚着,就放过了他。至此,糜竺糜芳兄弟二人看到他们这个可爱妹妹自然也会惧怕三分,着或许就是之后二人如此心甘情愿的在刘皇叔手底下做事的原因之一吧。
             第四章过五关斩六将

  却说前文提到的两位女主甘倩,糜贞后来都嫁给了皇叔刘备为妻。也是二女运气不佳,此时的刘备尚未发家,文不过孙简武不过关张,还依附于邻近诸侯势力为活,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一日,徐州被破,刘府家眷流离失所。刘备张飞等人远走河北投奔袁绍,甘糜二女只得在关羽的保护之下投入曹营。呆了月余后,关羽寻得大哥刘备踪迹,便告辞曹操,带上二女,便出走曹营,往河北而去。
  虽然曹操对此默不作声,但是沿路关卡却不得曹操将令,不敢放行。关羽急于寻找刘备,便大开杀戒,先后斩杀了东岭关孔秀,洛阳孟坦,韩福,汜水卞喜,荥阳王值,只剩的最后一道龙门渡口,守将齐秦闻关羽一路上过关斩将,旁人皆不是敌手,大惊,忙唤其舅,曹营名将蔡阳前来商议。

  蔡阳思索了一会儿,道:「外孙,你我可分头行动,我去把那关羽引开,你径去车上抢夺他的女眷,挟入城中,进可以此为要挟,退则也可以分与你我享用。」说完二人嘿嘿奸笑了起来。

  却说二人商议既定。蔡阳便提刀上马由正门出,抵挡关羽,齐秦却一人一骑,从偏门出,从侧方径奔关羽身后车架而去。此时关羽追击蔡阳远离阵中,无法察觉到后方情况,于是齐秦一人一马迅速来到车杖前,恰在这时糜贞到外边来透气,见了娇呼一声,便要进去。齐秦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跳下马来朝糜贞追过去。
  糜贞一边跑,一边叫道:「姐姐!别出来。啊!」齐秦已经从身后狠狠扑在糜贞身上。

  「妹妹别怕,姐姐来啦!」甘倩不知何时绕到了齐秦身后,然后就是一记裙里飞腿祭出,碰的一下狠狠踢进了齐秦裤裆之中的关键部位。

  齐秦感到下体传来阵阵酸软的疼痛,虽然他身上套着盔甲但还是感到疼痛不已,他惨叫一声就放开了糜贞,转而朝甘倩扑过去。

  「哎呀,你这个坏蛋别跑,当我好欺负吗?」糜贞也火了,她同样也是一脚踢在了齐秦胯下,齐秦哎呦一声就要伸手去捂胯下,这时候,甘倩在后面又是一脚,碰的一声鞋子和软甲碰撞发出碰的一声脆响。就这样二女你一下我一下的踢着齐秦的裆部,齐秦腹背受敌,根本无法反应过来,而且二女的踢击都相当精准,仿佛以前联系过似的几乎每一次都能命中目标。齐秦在如此折磨之下痛不欲生,倒在地上一边哀嚎一边翻滚起来,整个人也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

  到后来,齐秦浑身上下兴不起一丝力气,软软的躺在地上任凭二女摆布了。二女七手八脚的将他身上的盔甲脱下来,然后两只玉手从裤子里伸进齐秦脆弱的裆部,开始不停的捏弄起来。没有任何防备的直接给卵蛋造成直接的打击。齐秦嗷嗷嗷的惨叫着,几乎从地上弹起来,仿佛在经受着抽筋扒皮一般,最后竟然在二女的小手掐捏中,直接昏迷了过去。

  甘倩和糜贞对视了一眼,而后抓着卵蛋的纤纤玉手同时用力啪噗的两声同时捏爆了齐秦的卵。看着下体渐渐涌出的血,二女竟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谈笑着进了马车之中。

  这时候关羽终于砍杀了蔡阳,回到阵中见齐秦瘫软在马车之前,大气也不出一口。关羽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手起刀落,将齐秦彻底杀死,然后慰问了一番甘倩和糜贞二女,这才招呼车夫上路。后来,这也成为了关羽心中为数不多的未解之谜。

           第五章小魔女黄月英(上)

  时间飞逝,很快十几年过去了。刘备在浪迹天涯了十余年后终于稳定了下来,在荆州刘表处安营扎寨。孙氏也历经三代终于尽数降伏剿灭一众诸侯,统一了江东,年轻的孙权在江东大肆招兵买马,积累实力,志在天下。而北方在这数十年间更是遭遇大变,董卓灭亡,袁绍新败,曹操乘机吞并了河北,再加上原有的整个中原地区,一跃成为了实力最强的诸侯,盘踞大片地盘,虎视群雄。刘备贵为大汉皇叔,自然也不甘寂寞。他趁着刘表病重无暇他顾之际,暗地里扩张地盘,手下兵马也增加了不少。关,张,赵已经成为一方大将,分守各处险要。而刘备更是三顾茅庐,请出诸葛孔明。这诸葛孔明不愧称作卧龙,不仅在新野两度大败曹军,还在刘表死后,以吊丧为名,乘机发动兵变,一举夺取了荆州,将荆襄九郡划入版图,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却说刘皇叔时常在外征战,甘倩和糜贞二女便倍感无聊,闲来无事之下便商议去襄阳黄月英家拜访。这黄月英是当地有名的才女,是诸葛孔明的相好。她父亲黄承彦是教书先生,教出了诸葛孔明和诸葛四友这等学生,黄月英作为其女,才识方面自然不会差。

  只是她不像诸葛四友那样喜欢游历天下,广交朋友,吟诗作对。她最大的兴趣就是把自己关在房中,噼里啪啦的不知摆弄着什么。甘倩和糜贞刚进黄月英家中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哪里是少女的闺房,简直就是一个奇门异物陈列室。原来这黄月英平日最喜发明创造,家中尽是些世面上见不到的古怪之物,二女初次见识,都惊诧的合不拢嘴,看着黄月英的眼中都充满了好奇。

  这黄月英也是个大美人,由于常日不出门的缘故,肌肤异常的水嫩白皙,漂亮的五官端正的生在一张俏脸之上,秀发没有像寻常女子那样盘起来,而是随意的散在肩上,却不像作法的道士那般披头散发,一股干净的气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而她身上穿着更是与常人不同,没有素衣长裙,没有丝织绸缎。

  上身只披着一件淡蓝短衣,下身更是一条短到大腿根部的裤子,将一条白嫩美腿裸露在外,脚上也不像寻常女子那般包上厚厚的裹脚布,而是裹上了一层黑色丝质的布料,这布料薄到一对柔嫩的玉足都隐约能见,脚上穿的鞋更是二女都不认识。看到黄月英二女都是暗叹道:「好妖艳的女子。」二女的年龄都比黄月英大上不少,可此时却觉得无法直视,二女就这么呆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二位姐姐,快请进吧。」清脆动人的声线缓缓响起,才让二女回到了现实中。

  黄月英一边给二女带路一边介绍着她的发明创造。这时候糜贞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月英妹妹,你脚上的是什么鞋啊。」

  「哦,这是用皮革在橡胶底上缝制而成的,然后在后跟处装上了一根3寸长短的硬塑跟,我把它叫做高跟鞋。」

  「哇,我觉得你穿上她变得高挑了不少了。」糜贞由衷的赞道,两眼中却散发着渴望的光芒。

  黄月英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二女眼中的渴望,轻笑道:「姐姐要想要的话小妹这里还有一些,到时候让姐姐随便挑就是。」

  「是吗,太好了!」糜贞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

  二女跟着黄月英在房中转了一圈,二女也各自为自己挑好了一双高跟鞋,还有一双丝袜(就是黄月英脚上的丝质布料)。便兴高采烈的试穿去了。

  一眨眼功夫,二女就完成了华丽的变身。甘倩一袭淡红色的连衣中裙,肉色短丝,脚上一双红色高跟鞋;糜贞则是上身一件绿色露肩装,下身一条皮短裤,黑色长丝,黑色高跟鞋。一个美丽端庄一个俏皮可爱,再加上一个明媚清丽的黄月英这样三女的造型就这样定下来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下回揭晓。
           第六章小魔女黄月英(中)

  接下来黄月英便带二女去参观她自己的得意之作去了。等到三人走进了一个阴暗的房间之中,甘,糜二女纷纷尖叫了起来,她们看到了几名身体强壮的男子赤裸着上身,或坐或卧的倒在一个密闭的铁笼之中,而旁边还散布着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用具。

  「这,这些人是?」甘倩问道。

  「呵呵,这些全是府上的佣人,被我抓来做壮丁的,毕竟我有时候要研究制作一些庞大的机器,自然不是凭借我一个小女子就能完成的。」

  「那为什么要把他们关起来啊?」糜贞不解的道。

  「你们家的夫君平时会乖乖听你们的话吗?」黄月英反问道。

  二女同时摇了摇头。

  「这不就是了,现在这个世道还是男人当家做主,我虽然是他们的主人,但这些佣人大多都只听我爹的,而我爹向来就不喜我搞这些。所以,我只能采取一些措施让他们听话了。」

  「哦」二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黄月英突然笑道:「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对付他们的。」说完她走到一个倒在地上睡着的精壮汉子面前,啪的就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啊。」二女吃惊的叫了起来。

  「二狗,现在几时了还在睡?快起来干活了。」说完就将男人拽了起来,双手双脚绑在了墙边的一个十字架子上。然后竟然曲起右膝,轻轻在其裆部摩擦着,轻柔的道:「一会儿要配合两位姐姐哦,知道吗,不然有你好看的。」说完不轻不重的用膝盖顶在了下体上。「哦~」这个叫做二狗的男子叫了一声便不再动弹了。

  「好了,两位姐姐,现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做的高跟鞋用处可不仅仅只是用来变高变美丽的,它穿在我们脚上就成为了我们最凶猛的武器。」

  「哦?怎么说?」二女疑惑道。

  黄月英没有说话,她突然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记飞腿踢出,碰的一声鞋尖的部位狠狠的戳进了二狗脆弱的裤裆之中。「嗷嗷嗷嗷!!!」二狗杀猪般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啊!」二女纷纷吃惊的捂住了嘴。她们没想到脚上的高跟鞋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她们方才可是清晰的看见了黄月英尖锐的鞋尖是怎么撞进二狗的裆部的,也清晰的看到了二狗的裆部发生着剧烈的变形,发出的声响也大的惊人。
  「男人虽然身体比我们强壮,可是掩盖不了他们的一个致命弱点,两腿之间。而我的高跟鞋只不过是把这个弱点无限放大了而已。」黄月英脸上闪过了一丝阴冷的光芒,兀自在那里滔滔不绝。

  「两位姐姐,你们也来试试吧。」

  甘倩和糜贞二女摆好架势就站在了二狗的身前。而二狗显然还未从方才的剧痛中回过神来,还在那里抽着冷气呢。

           第七章小魔女黄月英(下)

  黄月英立于一旁,呵斥道:「二狗,现在你要服从两位阶级,她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晓的吗?否则,莫怪我足下不慎,你那里就灰飞烟灭了。」
  二狗吓得连连点头。

  黄月英满意的点点头,将其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把裤子脱了。」

  二狗惧于月英,忙唯唯诺诺的脱下了裤子,将一根又红又小的棍状物裸露了出来。

  黄月英复将其四肢缚于柱上,便走到一旁不再插手。

  糜贞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将一只修长白皙的腿翘起来,在二狗的裆部比划了几下,而后突然飞起一腿,直接踢进了二狗脆弱的裆间。

  二狗大吼一声,全身胡乱的抖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了一般。这时候,糜贞仿佛兴致来了,在极短的时间内连出三腿,无一例外的狠狠蹬进了要害位置,痛的二狗浑身颤抖,嘶吼连连。

  甘倩也学着糜贞的样子一个劲的踢着二狗的要害部位,她还尝试着用坚硬的鞋跟部位往那根棍状的物体上面戳去,痛的二狗嗷嗷直叫。

  后来二女累了就停了下来,此时的二狗早已经被折磨的凄惨不已,特别是下身处,整个阴卵都肿了起来,上面有好几道被锋利的高跟划伤的划痕,煞是触目惊心。

  糜贞用手抓着住二狗下身的那棍棒状的物体,胡乱的玩弄着。可是奇怪的是那里很快又涨大了起来。

  「嗯?怎么烫烫的?」

  「哎呀,什么东西弄到你手上了。」

  「啊」糜贞吃惊的看着手上沾满了不明的黏糊状的东西,尖叫了起来。
  「哼。」黄月英煽了一巴掌在二狗脸上:「你惧死吗,竟将那玩意儿射在姐姐身上。」

  黄月英叫人将二狗解下来,抬到一个矮桌下。这矮桌却不一般,中间部位有一个茶杯大小的孔洞,旁带链锁。黄月英让人将二狗掷于桌下,四肢捆于桌角,命其将下体由孔洞中伸出,而后以铁链锁住,此时的二狗早已经吓的。黄月英招呼二女站上桌台,道:「这叫缚卵凳,将男人阴卵缚于凳上便只能成为你我足下玩物了。」

  然后不理会二女惊讶的表情,狠狠的在卵上跺了一脚,痛的二狗哀嚎不止,仿若杀猪。甘糜二女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饱满的阴卵在方才的重踏之下发生了严重的变形,然后就见上面已然充血,成酱紫色。

  甘糜二女也学着黄月英的样子用高跟鞋踩在阴卵上面。糜贞兴奋的大叫,她似乎已经找到了对付夫君的办法了。千里之外的刘备冷不防打了一个深深的寒颤。
  后来三女脱了鞋子,用丝袜脚在阴卵上面踩弄,甘糜二女觉得那里圆圆的滑滑的很好玩,也不管地上几乎无力嘶吼的二狗,自顾自的踩弄了起来。然后最后在月英狠狠的一记重跺之下,噗的一声又射了出来,上面还带着点点血迹。
  三女最后还是穿上了高跟鞋,三只坚硬的玉足将两个可怜的阴卵踩成了碎肉,彻底的碎在了裆间,鲜血沾满了矮桌之上。

            第八章江东孙小妹(上)

  虽刘备得诸葛孔明之助屡破曹军,然实力差距过于悬殊,诸葛孔明建议其弃新野,改驻江夏,自己则轻舟渡江,往江东结盟去了。

  江东孙权与文武商议,亦有结盟之心。于是便自作主张,将妹嫁与刘备,以示永结同心。刘备得报大喜,便将府上好好修饰一番,静候佳音。

  过了几月,孙小妹正式嫁与刘备。洞房之夜上,刘备与宾客宴饮大醉,东摇西摆的回到房中,寻思这孙小妹虽到府上自己却从未见过,今日也是头顶红盖,未见芳泽。于是借着酒胆,径奔后院而来。

  正走着,忽闻「搜!」的一声,从耳边擦过,刘备大惊,酒也醒了大半。只见十步之外,一生得俊俏的丫鬟正拈弓搭箭,娇声道:「你是何人?」

  「你家小姐何在?」

  「原来是刘皇叔,小姐正在里间更衣。」

  「那好,我进去瞧瞧。」

  「唉。」那丫鬟拦住道:「我家小姐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便是皇叔恐怕也不行吧。」

  正在这时,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幽兰,外面是何人?」

  「便是刘皇叔。」

  「哦,你让他在外面稍呆片刻。」

  「是。」

  刘备却是来了兴趣,也不答话,静立在旁,想看看这孙小妹究竟是何模样,怎地霸道如斯。

  待得半响,内间中转过一名少女,刘备看时,但见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刘备见了,叹道:「果然不愧为江南女子,美哉妙哉。」

  却说孙尚香走到近前,打量了刘备一番:「你便是刘皇叔?好,欲作我夫君,却是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考验了。」

  「什么考验?」刘备奇道。

  「随我进来便知晓了。」说完当先进房去,只留下一道好看的靓影。

  刘备跟着进入房中。孙尚香回身将门关上,然后突然道:「脱衣。」话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却是为何?」

  「别问那么多,我想要的夫君却是需身强体健行不。」

  「好好好,便依夫人。」刘备戎马一声,对自己的身骨还是颇有自信,当下便脱了上身。

  「裤子也脱了。」

  「啥?」这回刘备却是听傻了,不明就里。突然,一个冷冰冰的东西架于颈上:「让你脱便脱,哪废话凭地多?」

  刘备无言,只得乖乖的褪去裤子。

  却说孙尚香见了他的胯下阳物,却是自言自语:「大小不错,却是不知强弱如何。」

            第九章江东孙小妹(下)

  「等一下可能有些疼痛,你得忍住了。」

  刘备见孙尚香一直盯着自己那里看,立即醒悟过来。唰的冷汗都要下来了,可是再一想自己经常被两位夫人弄得死去活来,也习惯了,便放下心来。

  可能是怕把刘备弄疼,孙尚香脱下了鞋,赤着一双玉足,也不答话,啪的一腿便踢过来。

  刘备忽然觉得不妙。这孙尚香从小喜欢舞刀弄剑,因此身体锻炼的很好,而且她弓马娴熟,因此一双大腿十分的有劲,只是踢在大腿的内侧就让刘备觉得痛的不行。

  「千万不能让她见到那两位,否则要是让她穿了她们那种鞋子小命就不保了。」刘备心里暗道。

  「热身完了,接下来要来真的咯。」孙尚香道。

  刘备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当那柔韧又有劲的玉足狠狠的击中自己下体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痛的倒吸冷气。

  孙尚香满意的看着刘备只是微微皱眉,身上连晃都不带晃。「不错,承受我三成力道竟然没什么反应。」

  刘备听了差点吐血,这几乎就快是糜贞那小丫头踢自己的力气了居然才是三成,那要是全力踢的话不是得碎了。

  孙尚香接着崩起足尖又是嗖的一脚踢上来,啪的一声狠狠踢进了裤裆之中。
  尽管刘备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大声嚎叫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子孙几乎都要被踢的飞出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裤裆中央炸开了似的。刘备直接瘫软在地,面色泛白,口中作呕。

  「未来的夫君,你有点逊哦,我这才用了六成的力气呢,我哥都能承受这样的踢数十下呢。」

  刘备没有作声,只是一个劲在在地上打滚。过了半响才恢复过来,挣扎着爬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是面无血色了,口不能言,只是低声的呻吟着。

  孙尚香啪的又是一脚飞出。这回是先用足背击中了棍棒的根部,而后足尖猛然前戳,这样便恰好戳进了卵中央,将两粒卵球分开。

  刘备哼也不哼的又一次栽倒在地,叫了几声之后便不作声了,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孙尚香分开刘备的两腿,玉足踩了下去,踩住了阴卵,将两颗脆弱的卵球踩于足底,滚动起来。

  刘备又是哀嚎数声,几乎昏死过去。

  孙尚香逐渐增大着足底的力气,刘备的脸上逐渐的涨红了起来。孙尚香脸上笑吟吟,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却把刘备的要害部位狠狠踩于足底碾动,逐渐将两粒饱满的卵踩扁在地,刘备脸上又从红色涨成了酱紫色,口角抽搐,内有白沫溢出。四肢无力的垂于地上,仿佛被蒙汗药麻翻了一般毫无知觉,只能任凭摆布。
  玉足在阴卵上尽情的驰骋了一番便停下来,孙尚香道:「好,你通过了,从此时起你就是我夫君了。」刘备终于呼出一口气,可是下一眼却看到一只白嫩的玉足在自己眼前渐渐抬高,足跟处对准了自己伤痕累累的下体,而后飞速落下。
  「噗啪!」刘备脑中一阵头晕眼花,而后眼前一黑,彻底不省人事。

          第十章蜀汉灭亡的种子(大结局)

  却说刘备死后,后主刘禅继位。可此时刘禅年幼,尚未成年,国事皆由诸葛亮一人承担。恰在此时曹丕新亡,孔明觉得此时乃伐魏之机,便自领30万大军北上伐魏。

  魏国司马懿闻诸葛亲来,自觉不是敌手,便整日郁郁寡欢,眉头不展,荒废朝政。这天,司马懿又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喝着闷酒,忽背后转过一人:「夫君何故如此?」

  视之,乃内人张春华。却说司马懿虽然人到中年,却娶了比他小了十余岁的张春华为妻。此时的她年方25,正是大好年华,且生得貌美如花。「夫君可是忌惮那诸葛亮?」

  「唉,是也,为夫这一生独惧诸葛耳,此番彼亲率大军前来,势必克制死吾也。」

  张春华却道:「夫君莫烦,这诸葛亲来这蜀国便空虚,刘禅年幼,且懦弱无能,无法镇得住后方,夫君何不以此作文?」

  司马懿聪明绝顶,立即醒悟过来:「此计甚妙,然朝中群臣皆无闲事,武将大多去抵御孙权,不知谁可行此离间计?」

  「夫君无忧,我愿助你一臂之力。」

  司马懿这才想起,自己这妻子可不简单,她虽然不是武将但却自小拜在魏国第一剑客王越为徒,一身功夫出神入化,有她出马定可安然潜入成都,伺机行事。
  「如此便有劳夫人了。」

  却说张春华轻装出发,人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成都,直至皇城之旁下榻。恰在今日刘禅大宴群臣,众人皆大醉,此时却是防卫最松之机,张春华哪肯错过。此时黄月英的发明已经普及,于是她便穿上一套的黑色短衣短裤,脚上套一双高跟鞋便上路了。

  张春华施展功法,很快潜入了皇城之内,打听到刘禅住所便急急奔去。此时刘禅正和比他大岁余的宦官黄皓在里间玩耍。忽听的大风响起,自己身前已经站着一名女子。女子一袭黑色,仿若一朵带刺的野花,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妖异的光芒。

  刘禅和黄皓的酒一下子就醒了。「你,你是谁?来,来人……」黄皓话未闭,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便不可思议的倒在地上。

  张春华一脚踹在黄皓的肚子上,高跟鞋那坚硬的跟部在腹中一阵乱搅,黄皓直接在剧痛中栽倒在地,手指张春华愣愣说不出话来。

  张春华却没有任何留情,娇斥声中一只魅惑的大腿上下纷飞,空气中布满了高跟鞋锋利的影子。张春华的一条腿化作一柄锋利的兵器,从各种刁钻的踢向黄皓,黄皓被打的在地上哀叫不止,他觉得自己身上骨头都断了。

  张春华踢了几下便停下来,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黄皓和一旁瑟瑟发抖的刘禅冷笑着不说话。

  「你,你要怎样放过我们。」刘禅颤颤巍巍的说道。

  张春华哼了一声,突然一脚狠狠的超黄皓的两腿中间踢去。「噗哧,嗷!」杀猪一般的叫声传来。

  「你太吵了。」张春华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高跟鞋往黄皓的裆部狠狠的踩了下去,坚硬的高跟鞋狠狠的将其压扁。

  「噗哧噗哧」两声蛋碎的声音传来,黄皓最后惨叫了一声便昏死过去。
  张春华擦了擦鞋子上面的血迹,冷笑着朝刘禅走过来。「把裤子脱了。」
  「好,好。」刘禅战战兢兢的脱掉了裤子,露出了里面小的不能再小的鸟来。
  张春华让刘禅躺在地上,双腿分开,然后高跟鞋踩在裆间那小的如同蚯蚓一般的鸡鸡上。「不愧是一代帝王啊,那里这么小,真不知你妻子怎么会受得了。」张春华嘲讽道。

  刘禅脸上潮红,不敢说话。

  张春华突然脚上抖动,刘禅的鸡鸡也随着到处乱颤,过了一会儿竟然涨大了一些。

  张春华觉得那里已经涨到了极限,她鄙夷的望着那不满三寸的小鸟,「真无趣。」张春华猛地在鸡鸡上面跺了一脚。

  「嗷!!」刘禅痛的惨叫出声。

  「那就这么解决掉你吧。」张春华将鸡鸡后面的两颗卵蛋踩在鞋底。稍稍用力,刘禅的脸上立马涨得又青又紫,叫声也变得沙哑了。

  张春华脚上缓缓加力,饱满的囊蛋也随着逐渐被压扁,这时候,刘禅突然吼了一声,一股浓精射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处子精吧,这样死在我脚下你也可以安心去了。」张春华足底发力,狠狠踩了下去。刘禅痛的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刘禅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妻子正带着嘲笑的目光看着他。刘禅脸一红,便继续装睡。

  几十年后,魏国贡献成都,刘禅和黄皓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就投降了魏国,此时的黄皓是蜀国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太监,而刘禅呢,他至今还记得那日张春华在他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司马天威,兵临城下,休得抵抗,需望风而降,否则黄皓便是榜样。」

  正是这句话,亲手将建立尚不满50年的蜀汉送入了灭亡。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