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战车GIGI   女友小说 

烈火战车GIGI

离开了小雪的家后,我满足地踏上归途。心里却想着答应了的委托,我绝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而回想起师父也曾说过要去探访一下梁咏琪及朱茵,可惜一直苦无机会,现在正好由我代劳。

  我花了数天时间搜寻有关GIGI的资料,终于定好了详细的计画。

  GIGI刚赶完了手头上最后一部电影,所以有三天难得的休假,我正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我踏着机车来到了GIGI半山的别墅外,我将机车停在屋后,便取出仪器开始监视屋内。我花了大半小时,终于证实了整栋别墅内只得GIGI一人在二楼独处。于是我偷偷溜到后门,三两下便将门锁打开,悄悄地走进室内。

  我沿着楼梯走到二楼,GIGI刚好从房间走出来,我慌忙躲到暗处,只见GIGI正抱着衣物走进浴室之内,浴室的门才关上,里面已传来阵阵水声,看来GIGI是在内里洗澡吧。

  我走进GIGI的睡房内,已急不及待的架好摄录机,便再次回到她的浴室外。浴室内传出了水声,还有她的唱歌声,明显内里正演出一幕美人出浴,想到这里,我的阴茎已迫不及待硬直起来。

  我轻轻的打开门,静静地走进浴室之内,水蒸气令四周迷朦一片,我悄悄地走到浴池旁边,GIGI雪白的躯体已尽入我的眼帘。由于GIGI身处的位置正好背着我,所以仍未发现陌生男子的侵入。意想不到的,GIGI原来非常丰满,雪白的双峰衬扎着娇嫩的肌肤,进一步燃点起我的欲望。我终于忍耐不住,双手穿过GIGI的腋下,一边一只的按上GIGI的乳房上。

  GIGI惊觉到危险发出了娇呼声,可惜已经太迟了。

  我紧揽着全裸的GIGI,半拖半抱的直拉到睡房,其间GIGI发出了惊人的求救声。可惜这里离最近的民居也要花上十分钟车程,正所谓叫破喉咙也没人理,所以我也任由GIGI拼命呼叫。

  我双手一挥,已将GIGI抛到床上,自己则紧守门边,慢慢地脱着衣服。

  光凭身体语言GIGI已清楚知道了我的意图,忙冲过来想夺门而出,可惜此举简直等于送羊入虎口,我一把拉住了GIGI,结实的一掌抽到她的面庞上,再把她推回床上去。

  我不慌不忙的走到床前,GIGI仍在死命挣扎,可惜最后仍被我结结实实的按回床上。我硬挺的阴茎已抵在GIGI的阴唇上,我故意不做任何前戏,腰间用力一挺,阴茎已挤进GIGI的嫩穴内。

  才刚插入,我已发觉身下的GIGI已不是完璧之身。

  “妈的,原来早已是烂货。”愤怒不禁令我狂抽猛插起来,只见GIGI伏在床上,竭力忍受着我高速的抽插,我的阴茎直进到GIGI的阴道尽头,才感受到窄的感觉,显然她虽有不少经验,但她的男朋友却没有我的巨物大。

  我双手用力扭动着GIGI的乳房,直至GIGI的乳房红肿一片,满布了我的手指印,而我的利齿则在GIGI雪白的颈项留下齿印。

  我的龟头已顶破GIGI的子宫口,直送进GIGI的子宫内,一下一下的磨擦着她的穴心,虽然万分不愿,但GIGI最后仍被我高明的技巧带上高潮。

  GIGI的阴道紧夹着我的阴茎,泄身而出的卵精纷纷洒在我的龟头上。我一改以往作风,不单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卖力抽顶着GIGI的穴心。数不清的高潮充斥着GIGI的感观,我将GIGI的双腿 得更大更开,让摄录机拍下我的阴茎如何在GIGI的阴户内不断进出。

  我吻落GIGI的娇唇上,粗舌深入GIGI的嘴腔内,将她的香舌扯入我的嘴内,我把GIGI抱到最近的摄录机前继续交合。

  经过了近千下的抽插,我终于将GIGI阴道内最后一丝紧窄处开发掉,想来也是时候给予GIGI记念品,于是便加强抽插的劲道。

  GIGI发觉到我也即将达到高潮,竟忙乱扎起来:“不要,会怀孕!”可惜我反而将GIGI更为深深抱紧,二人同时达到了极限的高潮。

  “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白浊灼热的精浆一波波的涌出,注满GIGI的子宫深处,再填满了GIGI不再紧窄的阴道,由阴道口倒流而出。

  我将GIGI的双腿张开,任由摄录机拍下精液由GIGI阴道口流出的精采画面,以及GIGI被我奸得欲仙欲死的美妙神情。

  我也不待GIGI回过气已急不可待的反转GIGI的娇躯,我将GIGI刚才泄射而出的大量卵精及爱液抹在我的阴茎上,湿润的龟头已抵在GIGI的菊穴上,我抓着她的香肩借力,阴茎已如破冰船般挤进她的后庭内。

  比失身时更巨大的剧痛令GIGI痛得不断地扭动娇躯,我重复着援抽猛插的攻击,直到巨大的阴茎全挤进GIGI的股间,才转为短速密集的轰插,血丝沿着我的阴茎慢慢流出,根疲力尽的GIGI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挣扎,任由我狎弄她的后庭。我在GIGI的处女后庭足足抽插了五百多下,才满足地灌入我白浊的精浆。

  我将奄奄一息的GIGI拖回浴室内稍作冲洗,便命她穿上我带来的衣服,那是一件皮革式的紧身衣,专为骑机车的女性特制。穿着整齐的GIGI已十足一个女骑士一样,我带GIGI由后门离开,直走到我的重机车旁,迫GIGI坐上去,我随即将GIGI的双手绑在方向盘上,而双脚则穿过机车的底部绑在一起。

  我停下来欣赏我的杰作,远看简直像GIGI正在驾驶机车一样,我再为她戴上头罩,才坐上机车的后坐。我的下身贴近GIGI的股间,稍作摸索,已找到GIGI皮衣的暗隙,其实GIGI所穿的皮衣上有三度这样的暗隙,在左右腋下各一度,而最后一度则刚好抵着GIGI的阴户。
 我的阴茎穿过了GIGI身下的暗隙,插进了GIGI的蜜穴内,同时点燃起机车的引擎,让机车的震动令GIGI不停套弄着我的阴茎,相信我是世上首个一边骑车、一边做爱的人吧。

  崎岖不平的山路令机车作出猛烈的震动,GIGI的阴肉正不断磨擦套弄着我的炮身,我以单手控制着方向盘,空余的一只手已穿过GIGI腋下的暗隙,袭到GIGI的乳房上,我单凭手感不断探索,终于找到GIGI娇红的乳尖,我以双指紧夹着来回扭动,刺激着GIGI的春情。

  GIGI何曾试过如此刺激的做爱方式,才五分钟已高潮叠起,我双手用力配合着GIGI的高潮,使出凌空抽头绝技,同时让阴茎更深入的挤进GIGI的阴道内。单轮行驶的机车犹如猛虎一样地飞驰着,强烈的磨擦将GIGI送上情欲的极峰,连续的巨力高潮终于耗尽GIGI的体力,令GIGI在我的身前不支晕倒。

  ***    ***    ***    ***

  GIGI苏醒的第一个感觉是双臂如同撕裂一样,只见全裸的她已被吊在半空,面前除了我之外还有一名戴上面具的少女。少女当然就是小雪,她正要亲身讨回GIGI欠她的债。可笑的是GIGI竟将小雪错当成邵美琪,一直苦苦哀求着。

  怨愤填胸的小雪二话不说已一鞭抽在GIGI的娇躯上,同时道:“主人,请你到后面干这只母狗。”

  我却笑笑走到小雪的身后,“这只母狗的烂穴松得很,倒不如我一边干你,你则一边抽她。”说完已急不及待的插入了小雪的阴道内。

  随着我每抽顶一下,小雪便一下一下的打在GIGI雪白的娇躯上,直至小雪达到高潮,GIGI身上已满布鞭痕。我将阴茎抵在GIGI的俏脸上,白浊的精液已源源不绝的暴射而出,涂满GIGI的脸庞。

  小雪稍作喘息,便走到GIGI的身旁,并将GIGI的双脚分开绑在滑轮上,随着滑轮的每一下转动,GIGI的双脚被人字型的分开,露出仍湿淋淋的阴户,小雪粗暴地拉开GIGI的两片阴唇,不少精液仍由GIGI的阴道口慢慢流出。

  小雪从袋中抽出了一大串火红的荔枝,一粒一粒地塞进GIGI的阴道里,足足塞进了十多粒,才把GIGI的阴道塞满。

  凹凸不平的荔枝不断磨损着GIGI的阴道壁,源源不绝的快感刺激着她每一条神经,爱液如洪水般涌出。

  可惜小雪仍不肯放过被摧残得半死的GIGI,随即取来两只大衣夹,将她的两片阴唇紧夹着。由于阴道口的闭合,令GIGI体内的荔枝不断排挤推撞,更深入的刺激着GIGI的阴道。小雪再取来一支大蜡烛,抵在GIGI的阴户上,任由灼热的蜡泪滴满GIGI的大小阴唇,直至蜡泪将GIGI的阴道口紧紧凝合着。

  小雪满足地看看自已的杰作,转过头来问我:“主人,这母狗真淫荡,竟爽得叫起春来。”

  我看着爽得不停呻吟的GIGI,雪白的肌肤已泄成发情的桃红色,不断扭转着身躯挣扎,构成一幅淫秽的图案。

  “给这母狗浣肠。”

  小雪即时兴奋得跳起,随即取过一支婴儿手臂粗幼的注射器,吸满了大约五百CC的浣肠剂,再挤进GIGI的菊穴内。

  透明的液体不断流入GIGI的体内,小雪完成了注射后仍意尤未足地拍拍GIGI的香臀,摧迫着GIGI的便意,才五分钟,GIGI已抵受不住强烈的便意,苦苦哀求着:“求求你们让我上厕所。”

  可惜小雪竟取来了一个透明的面盆,“要拉的话就在这里,记得要对着摄录机,让你的歌迷也能看清楚他们偶像的精采场面。”

  GIGI虽然万分不愿,但最后疯狂的便意仍战胜一切。先是一声轻响,金黄色的尿液由GIGI的尿道口涌出,随之而来是一大堆啡黄色的混合物,充斥了整个面盆。小雪拍拍GIGI的肚子:“想不到如此可爱的小肚子拉出来的竟这般臭。”而筋疲力尽的GIGI已不支晕倒过去。

  ***    ***    ***    ***

  冷水淋在GIGI的面上,才刚醒过来的GIGI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绑在一张妇科的检查椅上,双腿正无耻地张开,露出饱满的阴阜。

  我冷冷地走到GIGI面前,充当医生的角色,而小雪则担任助手。

  我将凝固在GIGI阴唇上的烛蜡扯去,充斥在GIGI阴道内的蜜液与卵精一涌而出。我由小雪手中取过阴道扩张器,冰冷的金属嘴已直刺入GIGI的阴道内,我将扩张器慢慢扭至最大,无情的钳嘴将GIGI的阴道口撑成拳头般大小。

  我同时取过两只幼钳将深陷在GIGI阴道壁上的荔枝遂一夹出,GIGI充分享受快感的阴道壁无耻地蠕动着。

  我更进一步地探索着GIGI的阴道,终于在最深处找到硬直了的阴核,我用幼绳将GIGI的阴核套起,翻了出来,我用夹子轻夹着GIGI的小肉粒,将摧情药直接注射入内,同时在GIGI的阴道壁上涂上一层收阴霜,尝试将她已松弛的阴道变回处女般紧窄。

  在我忙碌的同时,小雪业已完成为GIGI两边的乳头打上钉孔,并穿上乳环,于是便走过来协助我将GIGI的阴毛一一刮尽。

  强烈的摧情药一直刺激着GIGI的情欲,源源不绝的快感令她不断扭动娇躯。小雪拿出了一支电动阳具:“贱人,你想要吗?”欲火令GIGI忙不迭的乱点头。

  小雪见状便接着道:“只要你吃得我主人的鸡巴舒舒服服,我就把这支加大号的电动阳具塞入你的烂穴。”说完小雪已解开我的短裤,掏出我早已硬得发涨的阴茎。我将阴茎抵在GIGI的唇边,GIGI已急不及待的吸进她湿润的小嘴内。

  GIGI用香舌反复磨擦我的龟头,同时一轻一重的不停吸啜,间中则以舌尖拈动着我的马眼,再以津液洗刷我的炮身。GIGI熟练的口技甚至比那些夜总会女郎更胜一筹,可见她天生已注定是当婊子的。

  GIGI见我持久不泄,于是心急地不断前后摇动脑袋,令我像插穴一样抽插着她的小嘴,强烈的快感令我抵受不住射精的冲动,大量的精液迅速注满她嘴内的每一寸空间。

  小雪强迫GIGI吞下满腔的精液,同时玉手一挥,已将巨大的电动阳具直送进GIGI的窄穴内。GIGI的惨叫声响起,原来小雪将近十寸长的电动阳具硬生生的挤进GIGI的菊穴内,同时将马达推到最高速。

  剧痛中的GIGI只感到自己的肛门像被一支灼烫的警棍插破,而警棍尤自不停搞动着自己的内脏。

  小雪所挑选的这支电动阳具不单粗,而且表面襄满钢珠,再涂满了摧情药。

  药效渗入GIGI体内,紧迫着GIGI的情欲,GIGI以往无论如何猜想也想不到竟会被一支电动阳具鸡奸得高潮叠起,想不到今日竟能亲身体验。我同时将阴茎插进她的嫩穴内,由于收阴霜的源故GIGI的阴道比我第一次操她时更为紧窄逾倍。

  小雪从后揽着我的粗腰,协助我进行更为猛烈的活塞运动,GIGI已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只知道不停的泄身高潮。血丝由GIGI前后两个洞口流出,我终于插爆了GIGI的嫩穴,带血的卵精由GIGI的穴心狂喷而出,名副其实是血泄的高潮。

  我用尽全力将阴茎再次送进她的子宫内,二人亦同时攀上了高潮,GIGI无力的躺在地上,任由我用精液注满她淫秽的身体。

  我将最后一波精液送进GIGI的子宫内,才满足地抽出半软的阴茎,由于量太多,所以有不少精液由GIGI的阴道口倒流出来。

  小雪用玻璃杯一一接着,足足有半杯的量,小雪将杯送到GIGI的唇边,再迫GIGI喝下这杯白浊的饮料。

  在不知不觉中,我已奸淫了GIGI近十个小时,看着半死的GIGI,我已再提不起任何性致,于是便问小雪:“满足了吗?”

  小雪满足地点点头:“不过这只母狗还有些工作要做。”

  说完已反转GIGI的娇躯,并将她缚得伏在一张木桌上。小雪将一些透明的液体涂抹在GIGI的阴户上,我不禁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特地由宠物点买回来的发情期母狗分泌,专为狗只配种而用。”小雪一边工作一边回答着。湿淋淋的液体充斥着GIGI的阴户,小雪见事前准备功夫已做足,于是便从房间内拖出两只壮硕的狼犬。

  两只狼犬嗅到GIGI身上的气味,已急不及待的扑到GIGI的身上,粗糙的狼舌不断舔动着GIGI的阴户,其中一只已忍耐不住,人立起来,两只前腿已踏在GIGI的嫩背上,热烫的狗鞭已粗暴地插入GIGI的阴道内。而另一只不得其门而入的狼犬也不甘寂寞地舔动着GIGI的面庞,狼舌更深入她的嘴腔之内。

  灼烫的狗鞭在体内进进出出,虽然是人兽交,但GIGI很快便被送上连续的高潮。两只狼犬接力式地不断满足着GIGI,混浊的犬精已注满了GIGI的阴道,而两只畜生仍不停地卖力干着。我不禁为两只畜生的耐力而惊讶,看着一旁的小雪正暗暗偷笑,心中已明白应该是小雪做了手脚。

  我一把抱着小雪的纤腰:“小美人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小雪得意的笑笑:“我只是为两只畜生注射了三倍的摧情药,让它们能好好服侍GIGI。”

  强烈的药效令两只狼犬只懂得死命地干着,GIGI全身上下已被腥臭的犬精所涂满,GIGI已放弃所有的挣扎,任由犬只不断抽送着自己的阴户。经过了三小时的交合,最后两只狼犬终于在GIGI身上脱阳而死,伏尸在GIGI的娇躯上。

  我助GIGI将泄满犬精的身躯洗过干净,才悄悄将心力交瘁、不支晕倒的GIGI送返家中,我回想起这充实的一天,不期然满足地笑了起来。


 【完】
评论加载中..